第四百八十七章 画卷中 - 剑来

第四百八十七章 画卷中

老舟子继续在河底撑蒿,渡船如一尾游鱼,直奔下游,风驰电掣。 在凡俗夫子眼中浑浊不清的水中,于老舟子而言,洞若观火,并且那些星星点点的水运精华,更是瞧着喜人。 去往河神祠庙的这条水路当中,偶尔会有孤魂野鬼游曳而过,见着了老舟子,都要主动跪地磕头。 摇曳河水运浓郁,加上河神并未大肆攫取,悉数收入祠庙,使得在此溺死的冤魂,沦为丧失灵智的厉鬼可能性小了许多,亦是功德一桩,只不过摇曳河祠庙为此付出的代价,就是减慢香火精华的孕育速度,日积月累,今年少了一斤,明年缺了八两,本该用来塑造、淬炼金身品秩的香火精华,缺失份额,相当可观,落在别处江水正神眼中,大概就是这位河神脑子真进水了。 一位靠人间香火吃饭的山水神灵,又不是修道之人,关键摇曳河祠庙只认骸骨滩为根本,并不在任何一个王朝山水谱牒之列,为此摇曳河上游途径的王朝皇帝藩属君主,对于那座建造在辖境之外的祠庙态度,都很微妙,不封正不禁绝,不支持百姓南下烧香,各处沿途关隘也不阻拦,故而河神薛元盛,还是一位不属于一洲礼制正统的淫祠水神,竟然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阴德,竹篮打水,留得住吗?此处栽树,别处开花,意义何在? 功德一事,最是天意难测,若是入了神祇谱牒,就等于有据可查,只要一地山河气运稳固,朝廷礼部按部就班,勘验之后,按例封赏,诸多后遗症,一国朝廷,就会在无形中帮着抵御消弭许多业障,这就是旱涝保收的好处,可没了那重身份,就难说了,一旦某位百姓许愿祈福成功,谁敢保证后边没有一团乱麻的因果纠缠? 那位走出壁画的神女心情不佳,神色郁郁。 涉及各自大道,老舟子这个老邻居,不好多说什么,此时安慰人的言语,未必不是伤口撒盐。 壁画城八幅神女天官图,存世已久,甚至比披麻宗还要历史悠远,当初披麻宗那些老祖跨洲来到北俱芦洲,十分艰辛,选址于一洲最南端,是不得已而为之,当时惹上了北方数位行事跋扈的剑仙,无法立足,既有远离是非之地的考量,无意中发掘出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古老壁画,因此将骸骨滩视为一处风水宝地,也是重要原因,只是这里边的艰辛困苦,不足为外人道也,老舟子亲眼是看着披麻宗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,光是处理那些占地为王的古战场阴兵阴将,披麻宗为此陨落的地仙,不下二十人,就连玉璞境修士,都战死过两位,可以说,如果不曾被排挤,能够在北俱芦洲中部开山,如今的披麻宗,极有可能是跻身前五的大宗,这还是披麻宗修士从无剑仙、也从不邀请剑仙担任山门供奉的前提下。 老舟子其实还是第一次见到神女真身,以往八位天官神女当中,有神女之一的“春官”,可以于梦中远游,类似大修士的阴神出窍,并且全然无视诸多禁制,借此与人间修士短暂交流,早年这位神女拜访过摇曳河祠庙,只是之后没多久,神女春官便与长檠、斩勘一样,选中了自己相中的侍奉对象,离开骸骨滩。当时双方秘密约定,老舟子会帮着她们设置一两场象征性考验,作为报答,她们愿意在将来摇曳河祠庙危难之际,出手相助三次。在那之后,宝盖、灵芝也陆续离开壁画城,然后整整五百多年光阴,三幅壁画陷入沉寂,摇曳河如今已经用掉两次机会,渡过难关,所以老舟子才会如此上心,希望又有新的机缘落在俗子或是修士头上,老舟子是乐见其成的。 千年以来,风云变幻,五幅壁画中的神女,为主人战死一位,选择与主人一同兵解消亡两位,仅存俗称“仙杖”的斩勘神女,以及那位不知为何销声匿迹的春官神女,其中前者选中的寒酸书生,如今已是仙人境的一洲山巅修士,也是先前剑修远赴倒悬山的队伍当中,为数不多剑修之外的得道修士。 当下这位乘坐渡船的神女,身边并无画卷上的那头七彩鹿陪同。 大概正因为如此,壁画才未褪色,不然老舟子得陪着神女一起尴尬到无地自容。 漫长的等待,好不容易选中了一位生死相随的侍奉之人,结果人家没半点眼力劲儿,没通过那点芝麻大小的考验不说,还直接脚底抹油,跑路了。 如果壁画城那边再变成了白描画卷,岂不是要害得这位天官神女好似无家可归?这跟摇曳河中那些游来荡去的溺死鬼、骸骨滩鬼蜮谷那么多徘徊阴灵,有什么两样? 至于这八位神女的真正根脚,老舟子即便是此地河神,依旧毫不知情。 不出意外,披麻宗修士也知之甚少,极有可能硕果仅存的三位高龄老祖,只是知道个一鳞半爪。 最奇怪的地方,在于当年那位春官神女,与老舟子有过那场推诚布公的秘密会晤,坦言她们自己也没有了记忆,不知沉睡了多久,直到披麻宗修士开辟洞府,牵动阵法,她们这才醒过来,八幅壁画,看似在壁画城各据一方,实则连为一体,按照当时修士的说法,就是一座破碎秘境,她们也曾凭借里边的山水建筑、花草古木、书籍等遗物进行推演,试图顺藤摸瓜,查清楚自己的身世,可惜始终如有天堑横亘,迷雾重重,无法破解。 临近河神祠庙,老舟子忍不住喟叹一声。 站在渡船另一边的神女也幽幽叹息,尤为缠绵悱恻,仿佛是一种人间不曾有的天籁。 老舟子忍不住有些埋怨那个年轻后生,到底是咋想的,先前暗中观察,是脑瓜子挺灵光一人,也重规矩,不像是个小气的,为何福缘临头,就开始犯浑?真是命里不该有、到手也抓不住?可也不对啊,能够让神女青眼相加,万金之躯,离开画卷,本身就说明了许多。 这位神女转头看了一眼,“那个先前站在河畔的男子修士,不是披麻宗三位老祖之一吧?” 老舟子摇摇头,“山上三位老祖我都认得,哪怕下山露面,都不是喜好摆弄障眼法的豪迈人物。” 神女想了想,“观其气度,倒是记起早年有位姐妹看中过一人,是个年纪轻轻的外乡金丹修士,差点让她动了心,只是秉性实在太无情了些,跟在他身边,不吃苦不受气,就是会无趣。” 老舟子愣了一下,问了大致时间。 得到答案后,老舟子有些头疼,自言自语道:“不会是那个姓姜的色胚吧,那可是个坏到流脓的坏种。” 不曾想神女点头道:“好像确实姓姜。当时年轻人口气颇大,说终有一日,便是神仙姐姐们一位都瞧不上他,也要不管是在家,还是不在家的,他都要将八幅画全部取走,好好供奉起来,他好每天对着画卷吃饭饮酒。不过此人言语轻佻,心境却是不俗。” 老舟子疑惑道:“这家伙当年可是个处处留情的风流种,怎的就无情无趣了?” 神女摇头道:“我们的观人之法,直指心性,不说与修士大不相同,与你们山水神祇似乎也不太一样,这是我们一门与生俱来的神通,我们其实也不觉得全是好事,一眼望去,尽是些浑浊心湖,龌龊念头,或是爬满蛇蝎的洞窟,或人首妖身的妖媚之物扎堆缠绕,诸多丑陋画面,不堪入目。所以我们经常都会故意沉睡,眼不见心不烦,如此一来,若是哪天骤然醒来,大致便知机缘已至,才会开眼望去。” 老舟子赞叹道:“大千世界,神异非凡。” 这位骑鹿神女猛然转头望向壁画城那边,眯起一双眼眸,神色冷峻,“这厮胆敢擅闯府邸!” 老舟子面无表情。 心想不用猜了,肯定是那恶名狼藉的姜尚真。 ———— 壁画城那边,一大片山上秘制的灯笼骤然熄灭,本该灯火长明、百年才需一换的灯笼出了问题,自然而然引起恐慌,一旦大修士在此倾力交手,能够伤及披麻宗山水阵法的根本,那么壁画城一塌,后果不堪设想,故而几位负责看管三幅壁画的披麻宗祖师堂嫡传修士,纷纷御风凌空,望向那片骚动混乱的,试图找出罪魁祸首,一旦被认定是有修士毁坏壁画城,伺机盗画,他们有权将其就地正法,先斩后奏。 其中一堵墙壁神女图附近,在披麻宗看守修士分心远眺之际,有一缕青烟先是攀附墙壁,如灵蛇游走,然后瞬间窜入壁画当中,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直接破开壁画本身的仙术禁制,一闪而逝,如雨滴入湖,动静细微,可仍是让附近那位披麻宗地仙修士皱了皱眉头,转头望去,没能看出端倪,犹不放心,与那位壁画神女告罪一声,御风行走,来到壁画一丈之外,运转披麻宗独有的神通,一双眼眸呈现出淡金色,视线巡视整幅壁画,以免错过任何蛛丝马迹,可反复查看两遍,到最后也没能发现异常。 眼前这幅壁画城仅剩三份福缘之一的古老壁画,是八幅天庭女官图中极为重要的一幅,在披麻宗秘档中,画中所绘神女,骑乘七彩鹿,背负一把剑身一侧篆文为“快哉风”的木剑,地位尊崇,排在第二,但是重要性,犹在那幅俗称“仙杖”、实则被披麻宗命名为“斩勘”的神女之上,所以披麻宗才会让一位有望跻身上五境的金丹地仙,在此监管。 中年修士没能找到答案,但仍是不敢掉以轻心,犹豫了一下,他望向壁画城中“掣电”神女图那边的店铺,以心湖涟漪之声告诉那个少年,让他立即返回披麻宗祖山,告诉祖师堂骑鹿神女这边有点异样,务必请一位老祖亲自来此督查。 那少年虽然先前下山帮着青梅竹马的少女做生意,很不开窍,可是遇到大事,心境极稳,与少女告辞一声,走出店铺后,神色肃穆,双指掐诀,轻轻跺脚,立即有一位披麻宗辖境内的土地破土而出,竟是位娉娉袅袅的豆蔻少女,只见她双臂高抬,托有一把剑气凛然的无鞘古剑,不过从离开披麻宗地底深处的山根地宫,到托剑现身,毕恭毕敬将那把必须常年在地下磨剑的古剑递出去,这位模样俏丽的“土地婆”都施展了障眼法,地仙之下,无人可见。 少年道了一声谢,双指并拢,轻轻一抹,古剑颤鸣,破空而去,少年踩在剑上,剑尖直指壁画城顶部,竟是近乎笔直一线冲去,被山水阵法加持的厚重土层,竟是毫不阻滞少年御剑,一人一剑,冲霄而起,一鼓作气破开了那座如同一条披麻宗祖山“白玉腰带”云海,飞速前往祖师堂。 中年修士落回地面,抚须而笑,这个小师侄虽然与自己不在祖师堂同支,但是宗门上下,谁都器重和喜欢。 披麻宗死板规矩多,例如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人,其余修士,必须在半山腰处的挂剑亭那边,开始徒步登山,任你天快塌下来了,也要乖乖走路。而这位自幼便得到那把半仙兵秘密认主的少年,就是例外之一。中年修士不是不可以飞剑传讯回祖师堂,但是这里边,内幕重重,哪怕是少年自己都浑然不觉,这亦是山上修道的玄妙之处,“知之为不知”,旁人点破了,自己看似知道了,原本可能到手的机缘也就跑了。 所以最好还是让少年去禀报此事,让其多承担一些因果,未必肯定成事,但最少不是坏事。 披麻宗虽然度量极大,不介意外人取走八幅神女图的福缘,可少年是披麻宗开山立宗以来,最有希望靠自己抓住一份壁画城的大道机缘,当年披麻宗打造山水大阵之际,破土动工,出动了数以百计的开山傀儡力士,还有十数条搬山猿、撵山狗,几乎将壁画城再往下十数里,翻了个底朝天,以及那么多在披麻宗祖谱上留名的大修士,都未能成功找到那把开山鼻祖遗留下来的古剑,而这把半仙兵,相传又与那位骑鹿神女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,所以披麻宗对于这幅壁画机缘,是要争上一争的,天予不取反受其咎。 少年在那云海之上,御剑直去祖师堂。 披麻宗三位祖师爷,一位老祖闭关,一位驻扎在鬼蜮谷,继续开疆拓土。 唯一一位负责坐镇山头的老祖站在祖师堂门口,笑问道:“兰溪,这么火急火燎,是壁画城出了纰漏?” 持剑少年便将金丹师兄的说辞重复了一遍。 老祖师皱了皱眉头,“是那幅骑鹿神女图?” 少年点点头。 老祖师一把抓起少年肩头,山河缩地,转瞬间来到壁画城,先将少年送往店铺,然后独自来到那幅画卷之下,老者神色凝重。 中年金丹修士这才意识到事态严重,超乎想象。 老祖师冷笑道:“好家伙,能够无声无息破开两家的双重禁制,闯入秘境。” 中年修士脸色微变。 老人挥挥手,“小心是那调虎离山之计,你去兰溪那边护着,也不用太紧张,终究是自家地盘。我得再回一趟祖师堂,按照规矩,烧香敲门。” 中年修士点点头,去往店铺那边。 店铺那边。 少女悄悄问道:“咋回事?” 少年笑道:“跑了趟祖师堂。” 中年修士走入店铺,少年疑惑道:“杨师兄你怎么来了?” 中年修士笑道:“随便看看。” 眼前少年,虽然如今才洞府境修为,却是他的小师弟,名叫庞兰溪,少年爷爷是披麻宗的客卿,正是店铺所有神女图廊填本的主笔人,天赋极佳的庞兰溪,是披麻宗从未出现过的剑仙胚子,更是披麻宗三位老祖之一的开山弟子,同时也是关门弟子,因为这位被誉为北俱芦洲南方杀力稳居前十的玉璞老祖,曾经在祖师堂立誓此生只收取一名弟子,所以老祖当年收取还是一个幼-童的庞兰溪作为嫡传,本该是一桩可喜可贺的盛事,但是脾气古怪的老祖却让披麻宗不用声张,只说了一句极其符合老祖脾气的言语:不用急,等我这徒儿跻身了金丹再宴请八方,反正用不了几年。 中年修士看着无忧无虑的庞兰溪,心中苦笑不已,小师弟,当下可是你的大道关键时期。 ———— 一座仿佛仙宫的秘境当中,一位中年男子蓦然现身,一个踉跄,抖了抖袖子,笑道:“总算得偿所愿,能够来此瞧瞧仙女姐姐们的绝世风采。” 他轻轻喊道:“喂,有人在吗?” 他缓缓散步,环顾四周,欣赏仙境风光,突然抬起手,捂住眼睛,念叨道:“这是仙女姐姐们的闺阁之地,我可莫要瞧见不该看的。” ———— 骸骨滩以北,有一位年轻女冠离开初具规模的宗门山头,她作为北俱芦洲历史上最年轻的仙家宗主,独自驾驭一艘天君师兄赠送的仙家渡船,火速往南,作为一件仙家至宝流霞舟,速度犹胜跨洲渡船,竟是能够直接在相距千百里的两处云霞之中,好似修士施展缩地成寸,一闪而过,无声无息。 至于骸骨滩鬼蜮谷边境上,头戴斗笠的年轻剑客,与当地驻守修士打理的铺子,购买了一本专门解释鬼蜮谷注意事项的厚重书籍,书中详细记载了诸多禁忌和各处险地,他坐在一旁晒着太阳,慢慢翻书,不着急交一笔过路费、然后进入鬼蜮谷中历练,磨刀不误砍柴工。 冬日和煦,年轻人抬头看了眼天色,万里无云,天气真是不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