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月色,此山最多 - 剑来

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下月色,此山最多

三人来到石崖畔,各自落座,陈平安相对的那个座位,崔东山和裴钱都不乐意去坐,离着先生或是师父远了些。 侯门月色少于灯,山野清辉尤可人。 三人一起眺望远方,辈分最高的,反而是视野所及最近之人,哪怕借着月光,陈平安依旧看不太远,裴钱却看得到红烛镇那边的依稀亮光,棋墩山那边的淡淡绿意,那是当年魏檗所栽那片青神山奋勇竹,遗留惠泽于山间的山水雾霭,崔东山作为元婴地仙,自然看得更远,绣花、冲澹和玉液三江的大致轮廓,弯曲扭转,尽收眼帘。 裴钱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,放在石桌上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只不过丢的位置有些讲究,离着师父和自己稍稍近些。 崔东山听着了瓜子落地的细微声响,回过神,记起一事,手腕拧转,拎出四只大小不一的袋子,轻轻放在地上,荧光流转,色泽各异,给袋子表面蒙上一层轻松覆住月光的五彩光影,崔东山笑道:“先生,这就是未来宝瓶洲四岳的五色土壤了,别看袋子不大,分量极沉,最小的一袋子,都有四十多斤,是从各大山头的祖脉山根那边挖来的,除了北岳披云山,已经齐全了。” 陈平安笑道:“辛苦了。” 崔东山笑呵呵道:“辛苦什么,若不是有这点盼头,此次出山,能活活闷死学生。” 裴钱抬起屁股,伸长脖子,“我能打开瞅瞅不?” 崔东山大手一挥,“看吧看吧,羞愧死你这个赔钱货,看看我这学生是如何为先生分忧的,再看看你自己,身为先生的开山大弟子,成天吊儿郎当,在骑龙巷那边每月挣了十几两银子就满足了?每月没个二三十两银子的净利,你好意思跟人邀功?能够一年挣了三百两银子,在龙泉郡城那边买栋像样的小宅子,那还差不多。” 裴钱双臂环胸,“看个屁的看,不看了。” 崔东山笑嘻嘻道:“那我求你看,看不看?” 裴钱伸出大拇指,“大气!” 裴钱不给崔东山反悔的机会,起身后一溜烟绕过陈平安,去打开一袋袋传说中的五色土壤,蹲在那边瞪大眼睛,映照着脸庞光彩熠熠,啧啧称奇,师父曾经说过某本神仙书上记载着一种观音土,饿了可以当饭吃,不晓得这些五颜六色的泥巴,吃不吃得? 崔东山踹了一脚裴钱的屁股,“小姑娘眼皮子这么浅,小心以后行走江湖,随便遇上个嘴巴抹蜜的读书人,就给人拐骗了去。” 裴钱伸手拍了拍屁股,头都没转,道:“不把他们打得脑阔开花,就是我侠义心肠嘞。” 崔东山开始说正事,望向陈平安,缓缓道:“先生这趟北去俱芦洲,连魏檗那份,都一起带上,可以在北俱芦洲那边等着消息传过去,约莫是一年半到两年左右,等到大骊宋氏正式敕封其余四岳,就是先生炼化此物的最佳时机,这次炼物,不能早,可以晚。其实不谈忌讳,在未来中岳之地炼化五色土,得利最丰,更容易招来异象和馈赠,只不过咱们还是给大骊宋氏留点颜面好了,不然太打脸,满朝文武都瞧着呢,宋和那小子刚刚登基,就成了宝瓶洲开拓疆土最多的千古一帝,容易脑子发热,下边的人一撺掇,便是老王八蛋压得住,对落魄山而言,以后也是隐患,毕竟老王八蛋到时候忙得很,世事如此,做事情的人,总是做多错多不讨好,真到了一统宝瓶洲的光景,老王八蛋就要面对很多来自中土神洲的掣肘,不会是小麻烦。反而宋和这些什么都不做的,反而享清福,人只要闲了,易生怨怼。” “五色土炼化一事,我心里有数。” 陈平安点头之后,忧心道:“等到大骊铁骑一鼓作气得到了宝瓶洲,一众功勋,得到封赏过后,难免人心懈怠,短时间内又不好与他们泄露天机,那会儿,才是最考验你和崔瀺治国驭人之术的时候。” 崔东山笑道:“到时候注定烦心事很多,但是不会出大乱子,一栋新宅子,地基牢固,架子搭好,那些栋梁不出岔,就不怕风吹雨打,窗户纸破了,屋顶瓦片摔了些,都是缝缝补补的小事。等到新宅子变成了老宅子,户枢腐朽,廊柱干裂,屋内多白蚁蛇鼠,那会儿,就不又是我和老王八蛋会操心的事情了。” 陈平安点点头,不再多说什么,事功一途,本就讲究细微功夫,别忘了眼前这个家伙,正是这门学问的老祖宗。 崔东山转头瞥了眼那座竹楼,收回视线后,问道:“如今山头多了,落魄山不用多说,已经好到无法再好。其余灰蒙山,螯鱼背,拜剑台等等,各处埋土的压胜之物,先生可曾挑选好了?” 陈平安苦笑道: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有些想法,但是没合适的物件。” 原本用来打造落魄山护山大阵的谷雨钱,如今都已经寅吃卯粮,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所以这趟去往北俱芦洲,练剑之外,真要尝试一下,去当个名副其实的野修,上山访仙府遗址,下水寻龙宫秘境,看能否挣到一些意外之财,添补家用。 崔东山正要说话。 陈平安已经摆手道:“两回事,一户人家的亲兄弟,尚且需要明算账。” 崔东山有些悻悻然,只要他愿意,学自家先生当那善财童子的能耐,恐怕浩然天下也就只有皑皑洲姓刘的人,可以与他一拼。 陈平安随口问道:“魏羡一路跟随,现在境界如何了?” 崔东山摇头道:“魏羡离开藕花福地之后,志不在武学登顶,我手边如今可用之才,可怜巴巴,屈指可数,既然魏羡自己有那份野心,我就顺势推他一把,等到此次返回观湖书院,我很快就会把魏羡丢到大骊行伍之中,至于是选择依附苏高山还是曹枰,再看看,不是特别急,大骊南下,像朱荧王朝这种死仗不会多了,硬仗却不少,魏羡赶得上,尤其是南边许多作威作福惯了的山上仙家,那些个千年府邸,更加硬骨头,魏羡脱颖而出的机会,就来了。先生,将来落魄山即便成了山上洞府,仙气再足,可是与人间王朝的关系,山上山下,总归还是需要一两座桥梁,魏羡在庙堂,卢白象混江湖,朱敛留在先生身边,各司其职,目前看来,是最好的了。” 陈平安嗯了一声。 裴钱问道:“那隋姐姐呢?” 崔东山没有回答裴钱的问题,正色道:“先生,不要着急。” 陈平安点头道:“你先前信上那句‘撼大摧坚,徐徐图之’。其实可以适用很多事情。” 桐叶洲,倒悬山和剑气长城。 本来打算游历完北俱芦洲,就要直奔倒悬山,现在看来,从剑气长城返回后,先不返回老龙城,还要再走一趟桐叶洲才行。 崔东山犹豫了一下,伸出一只手掌,“我和老王八蛋都认为,最少还有这么长时间,可以让我们潜心经营。” 五十年。 陈平安转头看了眼西边,当下视野被竹楼和落魄山阻拦,故而自然看不到那座拥有斩龙台石崖的龙脊山。 圣人阮邛,和真武山和风雪庙,外加大骊四方,在此“开山”一事,这些年做得一直极其隐蔽,龙脊山也是西边群山之中最戒备森严的一座,魏檗与陈平安关系再好,也从不会提及龙脊山一字半句。 崔东山抬头看了眼天色,然后干脆双手抱住后脑勺,身体后仰,怔怔出神。 陈平安和裴钱嗑着瓜子,裴钱问道:“师父,要我帮你剥壳不?到时候我递给你一大把瓜子仁,哗啦一下倒入嘴里,一口吃掉。” 陈平安笑道:“不用。” 崔东山大煞风景道:“先生是不愿意吃你的口水。” 裴钱像只小老鼠,轻轻嗑着瓜子,瞧着动作不快,身边桌上其实已经堆了小山似的瓜子壳,她问道:“你晓得有个说法,叫‘龙象之力’不?知道的话,那你亲眼见过蛟龙和大象吗?就是两根长牙弯弯的大象。书上说,水中力最大者蛟龙,陆地力最大者为象,小白的名字里边,就有这么个字。” 弯弯绕绕,陈平安都不明白这个家伙到底想要说什么。 结果崔东山嗤笑道:“想要说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就直说,绕什么弯子。” 裴钱摇晃肩膀,得意洋洋道:“我可没这么讲,你自己知道就好。” 陈平安笑了笑。 崔东山做了个一把丢掷瓜子的动作,裴钱纹丝不动,扯了扯嘴角,“幼稚不幼稚。” 陈平安轻轻屈指一弹,一粒瓜子轻轻弹中裴钱额头,裴钱咧嘴道:“师父,真准,我想躲都躲不开哩。” 崔东山大开眼界,“这落魄山以后改名马屁山得了,就让你这个先生的开山大弟子坐镇。灰蒙山文气重,可以让小宝瓶和陈如初她们去待着,就叫道理山好了,螯鱼背那边武运多些,那边回头让朱敛坐镇,称为‘打脸山’,山上弟子,人人是纯粹武夫,行走江湖,一个比一个交横跋扈,在那座山头上,没个金身境武夫,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,拜剑台那边适宜剑修修行,到时候正好跟螯鱼背争一争‘打脸山’的名号,不然就只能捞到个‘哑巴山’,因为拜剑台的剑修游历,道理应该是只在剑鞘中的。” “我才不是只会游手好闲的马屁精!” 裴钱怒道:“我要去拜剑台!明儿我就去占地盘,师父除外,谁都不许跟我抢!我一定会在那里练出绝世剑法!谁都不能跟我争拜剑台,不然我就……” 陈平安看着裴钱那双猛然光彩四射的眼眸,他依旧悠然嗑着瓜子,随口打断裴钱的豪言壮语,说道:“记得先去学塾念书。下次如果我返回落魄山,听说你念书很不用心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 裴钱一身气势骤然消失,哦了一声。心中懊恼不已,得嘞,看来自己以后还得跟那些夫子先生们,拉拢好关系才行,千万不能让他们将来在师父跟前说自己的坏话,最少最少也该让他们说一句“读书还算勤勉”的评语。可如果自己念书明明很用功,夫子们还要碎嘴,喜欢冤枉人,那就怪不得她裴钱不讲江湖道义了,师父可是说过的,行走江湖,生死自负!看她不把他们揍成个朱敛! 陈平安望向崔东山,问道:“是不是要走了?” 崔东山点点头,苦着脸道:“披星戴月,昼夜兼行,然后一想到先生北游,弟子南去,真是心肝拧成一团了。” 陈平安笑道:“那你们俩等我一下,我去拿两样东西,做完了事情,你再远游。” 陈平安起身去往竹楼一楼。 崔东山望向裴钱,裴钱摇摇头,“我也不晓得。” 陈平安拿回一只小锦袋和一颗梅核,落座后将两者放在桌上,打开袋子,露出里边外形圆薄如钱币的青翠种子,微笑道:“这是一个要好朋友从桐叶洲扶乩宗喊天街买来的榆钱种子,一直没机会种在落魄山,说是只要种在水土好、向阳的地方,三年五载,就有可能生长开来。” 崔东山捻出其中一颗榆钱种子,点头道:“好东西,不是寻常的仙家榆钱种子,是中土神洲那颗世间榆木老祖宗的出产,先生,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可不是扶乩宗能够买到的稀罕物件,多半是那个朋友不愿先生收下,胡乱瞎编了个由头。相较于一般的榆钱种子,这些诞生出榆钱精魅的可能性,要大很多,这一袋子,就算是最坏的运气,也怎么都该冒出三两只金黄精魅。其余榆树,成活后,也可以帮着聚敛、稳固山水气运,与那先生当年捕获的那尾金色过山鲫一般,皆是宗字头仙家的心头好之一。” 陈平安有些无奈。 这确实是陆台会做的事情。 陈平安安慰自己既得之则安之,指了指那颗梅核,裴钱抢先说道:“我知道我知道,这是紫阳府那个叫吴懿的瘦竹竿儿,让紫阳府木偶人府主转赠我师父的,后来我担心那瘦竹竿儿不厚道,故意拿次货糊弄我师父,我就偷偷拿着它,找魏檗帮着鉴定过,说是一年后,就可以成长一株千岁高龄的杨梅树,最少也该有竹楼一半这么高哩,又叫‘节气梅’,每一个二十四节气的当天,都会有茫茫多的灵气流溢出来,最适合修行之人在树底下炼气啦,魏檗还说这颗梅核,对于有了稳定山头的谱牒仙师来说,其实是当初紫阳府四件礼物当中,最珍贵的。” 陈平安笑道:“那我们今夜就把它们都种下去。” 崔东山斜眼裴钱,“你先挑。” 裴钱乐呵呵道:“梅核再好,也只有一颗唉,我当然挑选榆钱种子,对……吧?” 说到最后,裴钱偷偷望向师父,见着了师父轻轻点头后,这才转头对崔东山斩钉截铁道:“这么珍贵的梅核,就让给你好了!不过事先说好,以后长成了大梅树,还是师父的,我想要带着宝瓶姐姐一起去爬树玩儿,你可不能拦着我。” 崔东山叹了口气。 真是满身的机灵劲儿,话里都是话。 也亏得是自家先生,才能一物降一物,刚刚降服得住这块黑炭。换成别人,朱敛不行,甚至他爷爷都不行,更别提魏檗这些落魄山的外人了。 落魄山其实很大。 作为骊珠洞天的南大门,气势巍峨,高耸入云。 以至于落魄山的北边,陈平安还没怎么逛过,多是在南边竹楼长久逗留。 在南边的向阳面,竹楼以下,郑大风坐镇的山门往上,崔东山挑选了两块邻近的风水宝地,分别种下那袋子榆树种子和梅核。 大功告成后,裴钱以锄头拄地,没少出力气的小黑炭满头汗水,满脸笑容。 崔东山依旧一袭白衣,纤尘不染,若说男子皮囊之俊美,恐怕只有魏檗和陆台,当然还有那个中土大端王朝的曹慈,才能够与崔东山媲美。 陈平安轻声道:“十年树木百年树人,我们共勉。” 崔东山再次“繁文缛节”,作揖郑重道:“学生拜别。先生远游,游必有方。” 陈平安在崔东山直腰后,从袖子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支竹简,笑道:“好像从来没送过你东西,别嫌弃,竹简只是寻常山野青竹的材质,一文不值。虽然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资格当你的先生,那个问题,在书简湖三年,也经常会去想答案,还是很难。但是不管如何,既然你都这么喊了,喊了这么多年,那我就摆摆先生的架子,将这枚竹简送你,作为小小的临别礼。” 崔东山接过那枚已经泛黄的竹简,正反皆有刻字。 正面刻字,已经有些年月,“闻道有先后,圣人无常师。” 反面刻字,多半是先前陈平安去竹楼取物的时候,临时点灯,取出刻刀,新刻上去的,只是事出匆忙,字迹依旧一丝不苟,规规矩矩,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 裴钱咳嗽两声,润了润嗓子,郑重其事道:“崔东山,我身为大师姐,必须提醒你一句了,你可别不当回事啊,师父其实最在乎这些竹简了!” 崔东山缓缓收入袖中,“先生期许,殷殷切切,学生铭记在心。学生也有一物相赠。” 崔东山抖了抖雪白大袖,取出一把古色古香的竹折扇,素雅玉洁,崔东山双手奉上,“此物曾是与我对弈而输飞剑‘金秋’之人的心爱珍宝,数折聚春风,一捻生秋意,扇面素白无文字,最最适合先生远游时节,在异乡夏日祛暑。” 陈平安接过入手那把轻如鹅毛的玉竹折扇,打趣道:“送出手的礼物这么重,你是螯鱼背的?” 裴钱一琢磨,先前崔东山说那螯鱼背是“打脸山”,她刚刚有些窃喜,觉着这次送礼回礼,自己师父做了笔划算买卖,然后当下便有些埋怨崔东山。 崔东山哈哈大笑,“走了走了。” 不知为何,崔东山面朝裴钱,伸出食指竖在嘴边。 裴钱眨了眨眼睛,装傻。 崔东山就直愣愣看着她。 裴钱这才一跺脚,“好吧,不说。咱俩扯平了!” 崔东山一拧身,身姿翻摇,大袖晃荡,整个人倒掠而去,瞬间化作一抹白虹,就此离开落魄山。 陈平安带着裴钱登山,从她手中拿过锄头。 裴钱憋了半天,小声问道:“师父,你咋不问问看,大白鹅不想我说什么唉?师父你问了,当弟子的,就只能开口啊,师父你既知道了答案,我也不算反悔,多好。” 陈平安揉了揉裴钱的脑袋,笑着不说话。 裴钱蹦蹦跳跳跟在陈平安身边,一起拾阶而上,转头望去,已经没了那只大白鹅的身影。 先前那只大白鹅亲手种下那颗梅核后,裴钱亲眼看到在他心中,那座蛟龙摇曳的深潭水畔,除了那些金色的文字书籍,多出了一株小小的梅树。 陈平安突然问道:“你那么欺负小镇街巷的白鹅,跟被你取了大白鹅这个绰号的崔东山,有关系吗?” 裴钱抹了把额头汗水,然后使劲摇头,“师父!绝对没有半颗铜钱的关系,绝对不是我将那些白鹅当做了崔东山!我每次见着了它们,打架过招也好,或是后来骑着它们巡视大街小巷,一次都没有想起崔东山!” 陈平安忍着笑,“说实话。” 裴钱一手握着行山杖,一把扯住陈平安的青衫袖口,可怜兮兮道:“师父,方才种那些榆树种子,可辛苦啦,累死个人,这会儿想啥事情都脑阔疼哩。” 陈平安伸手握住裴钱的手,微笑道:“行啦,师父又不会告状。” 裴钱笑容灿烂,转过头,微微仰起,凝视着师父的侧脸,“师父,没事,就算师父告状,我也不觉得有一丢丢的委屈。师父都已经这么好喽,再更好,那还了得。” “师父这趟出远门,一时半会是不回落魄山了,你上学塾也好,四周逛荡也罢,没必要太拘束,可也不准太顽劣,但是只要你占着理儿的事情,事情闹得再大,你也别怕,哪怕师父不在身边,就去找崔老前辈,朱敛,郑大风,魏檗,他们都会帮你。但是,事后他们与你说些道理的时候,你也要乖乖听着,有些事情,不是你做的没错,就不用听任何道理。” “好嘞。师父,你就放心吧,哪怕真受了委屈,只要不是那么那么大的委屈,那我就只要想象一下,师父其实就在我身边,我就可以半点不生气啦。” “毕竟没有碰到事情,师父不好多说什么。等师父离开后,你可以跑去问一问朱敛或是郑大风,什么叫矫枉过正,然后自己去琢磨。虽说占着理了,落魄山任何人,不可以得理不饶人,但是做好人受委屈,从来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这些话,不着急,你慢慢想,好的道理,不止在书上和学塾里,骑龙巷你那个石柔姐姐也会有,落魄山上学拳比较慢的岑鸳机也会有,你要多看,多想。天底下最无本买卖的事情,就是从别人身上学一个好字。” “师父……” “知道你脑壳又开始疼了,那师父就说这么多。以后几年,你就算想听师父念叨,也没机会了。” “哈哈,师父你想错了,是我肚子饿了,师父你听,肚子在咕咕叫呢,不骗人吧?” “习武之人,大晚上吃什么宵夜,熬着。” “师父,到了那个啥北俱芦洲,一定要多寄信回来啊,我好给宝瓶姐姐还有李槐他们,报个平安,哈哈,报个平安,报个师父……” “……” 裴钱一手持行山杖,一手给师父牵着,她胆气十足,挺起胸膛,走路嚣张,妖魔心慌。 一大一小,行走在月色中,步步登高。 仿佛这一刻,天下月色,此山最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