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二十三章 人间且慢行 - 剑来

第四百二十三章 人间且慢行

萧鸾夫人怔怔站在门外,许久没有离开,当她犹豫要不要再次敲门的时候,转过头去,看到了那位不甚起眼的佝偻老人。 去往雪茫堂酒宴的廊道那边,萧鸾夫人擅长察言观色,初见此人,从每次呼吸长短,到脚步触底的声响,隐藏极深,竟是故意维持在了武道五境修为,而这次老家伙悄无声息出现四楼,已是与孙登先差不多的武道气象。 可见必然是城府深沉之辈。 萧鸾夫人只看得出这位年老扈从,是位武学高于孙登先的宗师,可是否已经跻身金身境,双脚开始迈上去往武道止境的炼神台阶,她看不出。 看不出一位纯粹武夫的深浅,这就意味着萧鸾必须小心。 佝偻老人笑得让白鹄江水神娘娘差点起鸡皮疙瘩,所说言语,更是让她浑身不适,“萧鸾夫人,吃了我家少爷的闭门羹啦?别上心,我家少爷从来就是这样,并非针对夫人一人。” 萧鸾夫人酝酿措辞一番,神色自若,微笑道:“老先生,今夜骤然有雨,你也知道我是江水神祇,自然会心生亲近,好不容易散去酒气,就借此机会夜游紫气宫,凑巧看到你家公子在楼上廊道练拳,我本以为陈公子是修道之人,是一位前程似锦的小剑仙,不曾想陈公子的拳意竟是如此上乘,不输我们黄庭国任何一位江湖宗师,实在好奇,便冒昧拜访此地,是我唐突了。” 朱敛大义凛然道:“不唐突不唐突,天底下只有莽夫不解风情、唐突佳人的份,美人说什么做什么,都不唐突!” 萧鸾不愿与此人纠缠不休,今夜之事,注定要无疾而终,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耗费光阴。 再者,真当她不知半点廉耻?堂堂黄庭国第三大江的正神,已经比本国五岳神祇并不逊色太多。如果不是吴懿和紫阳府太强势,而且如今更是坐拥大势,傍上了大骊王朝,否则萧鸾换作黄庭国其它任何酒宴聚会,都会是陈平安在今晚享受的待遇。 于是萧鸾客气了几句,就打算就此离去。 在这紫阳府,真是诸事不顺,今夜离开这栋藏宝楼,一样还有头疼事在后边等着。 朱敛笑眯眯道:“夫人请留步。” 萧鸾心中恼火不已,只是一身气态依旧雍容华贵,疑惑道:“老先生可是有事?若是不着急,可以明天找我慢聊。” 朱敛伸出一只手掌,晃了晃,“哪里是什么老先生,比起萧鸾夫人的岁月悠悠,我就是个面相稍稍显老的少年郎罢了。萧鸾夫人可以喊我小朱,绿鬓朱颜、朱墨灿然的那个朱。事情不着急,就是在下在雪茫堂,没那胆气给夫人敬酒,刚好这会儿夜深人静,没有外人,就想要与夫人一样,有了夜游紫阳府的兴致,不知夫人意下如何?” 萧鸾感觉比喝了四坛老蛟垂涎酒还反胃。 她仍是笑脸相向,“夜已深,明早就要动身离开紫阳府,返回白鹄江,有些乏了,想要早些歇息,还望体谅。” 朱敛已经大步前行,“必须体谅夫人!那就容我护送夫人返回住处,夫人一个人回去,我实在放心不下,夫人国色天香,虽说自有绝代佳人那种凛然不可侵的气度,可我总觉得哪怕是给紫阳府一些个巡夜修士,多看了夫人两眼,我就要心疼不已,不行不行,夫人莫要替我考虑了,我一定要送一送夫人!” 萧鸾一笑置之,以她的养气功夫,都快要忍不住恶语相向了。 她径直转身,既不拒绝,也没答应,一掠出楼,曲线玲珑的曼妙身形,瞬间化虹而去,你有本事跟得上就跟。 不曾想那朱敛刹那之间就出现在她身边,跟随她一同御风而游! 萧鸾心神震荡,差点没摔落地面。 远游境! 这个老色胚,竟是第八境的纯粹武夫?! 享誉黄庭国江湖四余十年的武学第一人,不过是金身境而已。 朱敛跟在萧鸾身边,“夫人,我从一本杂书上看到,说世间蛟龙之属与江水神灵,一旦情动,便有一场甘霖雨露,落在人间,不知是真是假?” 萧鸾夫人羞愤难当,恨极了那个幕后主使,更恨不得将身边这糟老头儿打入白鹄江水底,把此人魂魄抽丝剥茧,拧为一根根灯芯,挂起灯笼,照耀水府! 朱敛犹然自顾自说道:“能够与萧鸾夫人夜游紫阳府,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,说出来不怕夫人笑话,小朱我生平喜好撰写游记,记录千山万水的奇人异事,一直想要将来哪天版刻游记,我觉得今夜有幸与夫人结伴夜游,必须在游记中以浓墨重彩描述,等到出书之后,我一定亲自携书登门,赠予夫人一本!” 萧鸾气得牙痒痒,以至于呼吸不稳,有些胸脯起伏,今夜这身让她觉得太过火的装束,本就是那人强行丢下,要她穿上的。 朱敛瞥了眼那宛如咫尺天地的壮丽景象,迅速转头,望向铁券河,朗声道:“大好风光!” ———— 朱敛早已返回二楼住处。 藏宝楼那边屋内,陈平安已经全然没了睡意,干脆点起一盏灯,开始翻阅书籍,看了一会儿,心有余悸道:“一本游侠演义小说上怎么说来着,英雄难过脂粉阵?这个江神娘娘也太……不讲江湖道义了!雪茫堂那边,好心帮了你一回,哪有这么坑害我的道理!只听说那任侠之人,才没有隔夜仇,当晚了结,你倒好,就这么报恩?他娘的,如果不是担心给朱敛误以为此地无银三百两,赏你一巴掌都算轻的……这要是传出去半点风声,我可不就是裤裆上沾满了黄泥巴,不是屎都是屎了?” 陈平安抹了把额头汗水,絮絮叨叨,骂着那位白鹄江水神娘娘。 最后陈平安只好找个由头,安慰自己,“藕花福地那趟光阴长河,没白走,这要换成早先时候,指不定就要傻乎乎给她开了门,进了屋子。” 逐渐心静下来,陈平安便开始聚精会神翻阅书籍,是一本佛家正经,当时从山崖书院藏书楼借来六本书,儒释道法墨五家典籍皆有,茅山主说不用着急归还,什么时候他陈平安自认读透了,再让人寄回书院便是。 陈平安突然合上书,走出屋子,来到廊道栏杆处。 事出无常必有妖。 楼外雨已停歇,夜幕重重。 陈平安伸手按住栏杆,缓缓而行,手心皆是雨珠破碎、合一的雨水,微微沁凉。 陈平安摊开手掌,低头望去。 他跳上栏杆,缓缓而行,眺望远方,紫阳府外铁券河,河外又有青山。 当下身处黄庭国、紫阳府、紫气宫的藏宝阁高楼,檐下栏杆上。 思绪飘远。 陈平安想起先前青鸾国之行,在酒楼听当地百姓酒客说那场佛道之辩,因为有那么一个僧人撑伞在外、儒生檐下躲雨的故事。 若是赶路时遇上下雨,自然就会寻找屋檐躲雨。 又记得陆台曾经在飞鹰堡小院感慨,人间的遗憾,多是“留不住”三字。最深的肺腑之言,不过是对种种风景、种种人的一句且慢行。 陆台又说,我们很难对世间诸多苦难,真正感同身受。所以当苦难临头,具体落在一个人的身上,谁都会措手不及。 且慢行。 慢。 那座观道观的观主老道人,在以藕花福地的众生百态观道,道法通天的无名老道人,显然可以掌控一座藕花福地的那条光阴长河,可快可慢,可停滞不前。 可是四座天下的光阴洪流,别说掌控,就是想要拦上一拦,据说连道祖都做不到,故而至圣先师曾经观水有悟,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 崔东山说过天下所有山头仙府、人间城池皆有玄妙,加上战争和诸子百家的学问,都牵涉到光阴长河的流逝速度,是圣人们希望换一种法子,求一个慢。 已经站得那么高、看得那么远的三教圣人,到底为何非要慢下来? 至圣先师,佛祖道祖,这三位开天辟地之功的圣人眼中,又到底在看什么?以至于一定要三座天下人间,“且慢行”? 第一次与崔东山游历黄庭国,一次在山巅,崔东山陪着他一起练拳,曾经笑言,历史的车轮前行之时,必然要碾碎许多花草。 这不是帝王心性的无情之语,而是一位中土醇儒的悲悯之言,那个读书人,希望所有看到这句话的掌权者,或是当时就坐在那辆马车上的大人物,能够低头看一眼那些稀烂的花草。 世道慢慢变好,需要担心吗?只要是变好,方向是对的,再慢都无所谓,当然不需要担心。 若是世道在变得糟糕,比如历史车轮,以迅猛势头一碾而过,一路碾碎无数花草,哪怕有人想要低头去看一眼,也未必看得清楚。 又何谈弥补? 所以才要慢上一些? 因为若是慢慢而行,哪怕是岔入了一条错误的大道上,慢慢而错,是不是就意味着有了修改的机会?又或者,人间苦难可以少一些? 陈平安一次次在栏杆上缓缓而行,走到尽头便转头,来回反复,一次次行走于栏杆的左右两端。 陈平安此时此刻,并不知道一个人自己都浑然不觉的内心深处,每一个深刻的念头,它们就像心田里的种子,会抽芽,可能许多会半路夭折,可有些,会在某天开花结果。 陈平安更不会知道,那些以刻刀用心刻在竹简上的文字,被他反复咀嚼和念叨,甚至会在大太阳的天气里,让裴钱去晒一晒那些记载着他由衷认可、视为美好文字的竹简。 不管那些文字的好坏,道理的对错,这些都是在他在心田洒下的种子。 陈平安并不是孤例,事实上,世人一样会如此,只是未必会用刀刻竹简的方式去具象化,爹娘的某句牢骚,夫子先生的某句教诲,一翻而过又重头翻回再看的书上语句,某个听了很多遍终于在某天蓦然开窍的老话、道理,看过的青山绿水,错过的心仪女子,走散的的朋友,皆是所有人心田里的一粒粒种子,等待着开花。 陈平安仍是不知道,他只是当做一场散步散心的栏杆缓行。 人身小天地之中,拥有水字印的那座水府当中,绿衣小童们都停下了手头忙碌事情,一个个屏气凝神。 而拥有金色文胆的那座府邸,外边盘踞着那条酣睡的真气火龙,府邸里边,背负长剑、腰挂几本金色小书本的金色儒衫小人儿,一身金光愈发凝练,熠熠生辉,如一尊神祇塑金身。 只是那个金光流淌全身的儒衫小人儿,不断有星星点点的金色光彩,流溢飘散出去,显然并不稳固。 它充满了期待,期待着陈平安在栏杆上停下脚步的那一刻。 陈平安依旧在缓缓而行。 这次离开山崖书院,路上陈平安问了朱敛和石柔一个问题。 如果杀一个无错的好人,可以救十人,救不救。两人摇头。等到陈平安依次递增,将救十人变成救千人救万人,石柔开始犹豫了。 只有朱敛坦言,哪怕可以救整个天下人,他也不杀那个人。 陈平安便问为何。 朱敛当时笑着给出答案:我担心自己就是那个被杀的人。 朱敛便回过头询问陈平安的答案。 陈平安说自己也给不了答案,除非是真正走到那一步,才有可能知道自己的本心和选择。 气府内,金色儒衫小人儿有些着急,几次想要冲出府邸大门,跑出人身小天地之外,去给那个陈平安打赏几个大板栗,你想岔了,想这些暂时注定没有结果的天大难题做什么?莫要不务正业,莫要与一桩千载难逢的机会擦肩而过!你先前所思所想的大方向,才是对的!快快将那个至关重要的慢字,那个被世俗天地无比忽略的字眼,再想得更远一些,更深一些!只要想通透了,心有灵犀一点通,这就是你陈平安未来跻身上五境的大道契机! 只是这些内幕,它若是直白告诉了陈平安,反而会让陈平安陷入一种无比糟糕的心境。 陈平安终于在栏杆上停下脚步。 两座府邸的金色儒衫小人和绿衣童子们,都充满了期待。 然后绿衣童子们面面相觑,突然间哄然大笑起来。 原来那陈平安,站定之后,那一刻的纯粹心念,竟是开始想念一位姑娘了,而且想法特别不那么正人君子,竟是想着下次在剑气长城与她重逢,可不能只是牵牵手了,要胆子更大些,若是宁姑娘不愿意,大不了就是给打一顿骂几句,相信两人还是会在一起的,可如果万一宁姑娘其实是愿意的,等着他陈平安主动呢?你是个大老爷们啊,没点气魄,扭扭捏捏,像话吗? 陈平安跳下栏杆,有睡意了,走向屋子的时候,以拳击掌,给自己不断鼓气,“不像话,肯定不像话!再说了,倒悬山那边,你又不是没抱过宁姑娘,只是那次光顾着发蒙了,啥个滋味都记不住,这怎么行?亲个小嘴儿……陈平安找死啊你?不能想这个,这个有些快了,你不刚想了那么多慢吗?与宁姑娘还是要慢些,文火慢炖,也是好的……好个屁的好……” 绿衣小童们一个个捧腹大笑,满地打滚。 倒不是说陈平安所有心念都能够被它们知晓,只有今夜是例外,因为陈平安所想,与心境牵连太深,已经涉及根本,所想又大,魂魄大动,几乎笼罩整座人身小天地。 一身浓郁金光、几乎要在心扉间结成一颗金胆如丹的儒衫小人儿,后仰倒去,忍不住骂道:“陈平安你大爷啊!” 骂完之后,它反而笑了起来。 虽说今夜的“开花结果”,不够圆满,远远称不上无瑕,可其实对陈平安,对它,已经大有裨益。 例如金色儒衫小人心口处的那颗金丹雏形,那正是茅小冬当初对陈平安炼化沈温金色文胆的最大期望。 ———— 萧鸾夫人与婢女,主仆二人,单独住在紫阳府偏远地带的一栋独院。 若是与孙登先三人安排在一起,哪怕以萧鸾夫人的心性,也要翻脸。 这会儿萧鸾夫人在大堂站着,有人坐着,婢女已经被那人以秘法陷入昏睡境地。 那人斜眼瞥着一身太过紧绷衣裙的白鹄江水神娘娘,笑容古怪。 萧鸾夫人满脸尴尬。 此人正是自号洞灵真君的吴懿,紫阳府真正的主人。 萧鸾夫人胆子再大,当然不敢擅自进入禁地紫气宫,还敢穿着这么一身不比青楼花魁好到哪里去的衣裙,去敲开陈平安的房门。 都是吴懿的要求。 吴懿并未以修为压人,只是给出萧鸾夫人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。 关于御江水神试图通过龙泉郡关系,祸害白鹄江水神府一事。 府主黄楮已经答应了萧鸾夫人,会帮忙让那位御江水神停下鬼祟动作。 为此白鹄江水神府以后每十年,都需要向紫阳府上缴一大笔供奉神仙钱,从此之后,白鹄江就与铁券河一样,成为紫阳府的藩属依附,不过白鹄江水神府这边,也不全是破财消灾,解了燃眉之急这么点好处,投靠紫阳府后,虽说必然要与当今洪氏皇帝愈行愈远,划清界线,但是黄楮承诺萧鸾夫人,会将不到九百里的白鹄江,在百年之内拉伸到一千两百里!钱,得水神府出,但是所有来自黄庭国那边的朝廷阻力,被侵夺气数的山水神祇们的拼死反扑,紫阳府一样可以帮忙摆平,白鹄江水神府只需要按照市价,出钱聘请紫阳府修士,就可以一路镇压打杀过去。 神仙钱易求,可白鹄江的长度,决定了一条大江的水运大小、厚薄,不仅需要朝廷点头答应开凿水道,期间还必然遭受以及各种强大的阻力,绝不是有钱就行的,而白鹄江长达一千二百里后,白鹄江水域辖境的增加,江水周边的郡县城池、青山秀水,都将全部划入白鹄江水神府管辖,到时候每年的收益,会变得极为可观,这是萧鸾夫人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,百年之后,别说是超过御江,成功跻身黄庭国第二大江,就算是一鼓作气将寒食江甩在身后,甚至是将来某天升为水神宫,如今都可以想象一下。 这才是萧鸾夫人为何会在雪茫堂那么低三下四的真正原因。 她一定要牢牢抓住这份前景! 这已经不是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,而是忍一时就能够大道直行,香火鼎盛。 所以吴懿找到萧鸾夫人后,提出了第二笔买卖,已经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的萧鸾夫人,一番权衡利弊和犹豫不决之后,仍是强压下心中所有的委屈、悲愤和羞愧,选择点头答应下来。 吴懿说只要萧鸾愿意今夜爬上陈平安的床铺,有了那一夜欢愉,就相当于帮了她吴懿和紫阳府一个忙,吴懿就会让铁券河彻彻底底成为白鹄江的附庸,积香庙再也无法狐假虎威,以一河祠庙抗衡一座大江水府,而且从今往后,她吴懿会给萧鸾和白鹄江水神府在大骊王朝那边,说说好话,至于最终能否换来一块太平无事牌,她吴懿不会拍胸脯保证什么,可最少她会亲自去运作此事。 于是就有了萧鸾夫人的旖旎夜访。 连那场小雨,都是吴懿运转神通,在紫阳府辖境施展的障眼法,为的就是向陈平安证明,萧鸾夫人确实是春-情萌动,一位诚心仰慕、对你一见钟情的江神娘娘,主动献身,结下一段无需负责的露水姻缘,何乐不为?除此之外,还有玄机,先前吴懿故意提了一嘴斩杀蛟龙之属妖物的业障一事,并非虚言,事实上她看得出陈平安身上确实存在一段因果,如何解决?自然是以白鹄江水神娘娘的自身香火功德,帮忙祛除,这份折损,吴懿说得直截了当,会以神仙钱的方式弥补萧鸾夫人,后者思量之后,也答应了。 只可惜,萧鸾夫人无功而返。 那个陈平安连门都没有让她进。 吴懿缓缓开口道:“萧鸾,这么大一份机缘,你都抓不住,你真是个废物啊。” 萧鸾夫人笑容苦涩。 吴懿突然问道:“难道是陈平安对你这类女子,不感兴趣?你那婢女瞧着年轻些,姿色也还凑合,让她去试试看?” 萧鸾夫人摇头道:“她估计连元君的那栋楼都进不去。那个叫朱敛的家伙,是远游境武夫,对我纠缠许久,看似轻佻,实则在最后关头,对我都已经起了杀心,朱敛故意没有掩饰,所以换成她去,说不定会被直接打死在楼外边,尸体要么丢出紫气宫,要么干脆就丢入铁券河,顺流而下,刚好能够飘荡到我们白鹄江。” 吴懿揉了揉眉心,“这个陈平安到底怎么想的?” 萧鸾夫人一脸无奈,当时那个家伙二话不说就关上门,她何尝不是恼羞成怒? 吴懿打量着萧鸾夫人,“萧鸾你的姿色,在咱们黄庭国,已经算是首屈一指的绝色了吧?我上哪儿再给他找个皮囊好的女子?山下世俗女子,任你粗看不错,其实哪个不是臭不可闻。萧鸾,你说会不会是你这种丰腴妇人,不对陈平安的胃口?他只喜欢娇小玲珑的少女,又或是格外身材高挑的?” 萧鸾夫人摇头。 她是真不知道。 吴懿叹了口气,“那你说,陈平安到底是不是个正常男人?” 萧鸾夫人轻声道:“应该是吧。” 吴懿一脸认真道:“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 萧鸾夫人背脊发凉,从那陈平安,到扈从朱敛,再到眼前这位紫阳府老祖宗,全是不可理喻的疯子。 她只得字斟句酌,小心翼翼地说了句漂亮话,“元君何等尊荣身份,岂可如此委屈自己?” 吴懿摆摆手,有些心灰意冷,“算了,总不好让你萧鸾硬闯阁楼,对那陈平安霸王硬上弓。” 吴懿站起身,“不过这桩买卖,哪怕今夜不行,接下来一段时间,都还有效。你还有机会,萧鸾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 骤然之间,先是吴懿,再是萧鸾,神色凝重,都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……大道气息。 高远,缥缈,威严,浩浩荡荡,不一而足,妙不可言。 两人都猜出了一点端倪。 吴懿厉色道:“萧鸾!如何?” 萧鸾心神激荡不已,再无半点犹豫,斗志昂扬,这位白鹄江水神娘娘的内心答案,已经坚定不移。 比起当年那次白鹄江畔“偶遇”洪氏皇帝先祖,萧鸾夫人的心思,更加炙热。 吴懿大步走后,萧鸾夫人回到屋内休息,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。 紫阳府这一晚,又下了一场雨。 朱敛站在二楼屋檐下的廊道,怪笑道:“好嘛,来真的了。” ———— 陈平安并不知晓这些。 他回到屋内,桌上灯火依旧。 陈平安开始继续翻书看,看着看着,借着晕黄灯光,抬起头,环顾四周。 书上说,有些人心,就像一把照妖镜,让四周的鬼魅魍魉,无所遁形。 可陈平安却希望自己的本心,只是一盏油灯,在泥瓶巷家徒四壁的祖宅,桌上放着它,自己可以通过那点光明,看到那些与自己作伴的尘埃与飞蛾,若是有客人来家里了,便可以看到黄泥窗台上,他陈平安在那边摆放着一只粗劣小陶盆,里边有一棵摇曳生姿的小草。 陈平安趴在桌上。 下巴搁放在手背上,陈平安凝望着那盏灯火。 他其实隐约知道,有一件事情,正在等着自己去面对。 陈平安想了许多种可能性,觉得都不怕。 唯独一件事,一个人。 让陈平安不敢去多想。 天底下的道理,没有亲疏之别,这是他陈平安自己讲的。 ———— 裴钱蓦然惊醒坐起身,像是做了个噩梦。 她想了想,却已经忘记噩梦的内容,她擦去额头汗水,还有些迷糊,便去找出一张符箓,贴在额头,倒头继续睡觉。 她能够看穿人心,看得到一个人的心境景象,比如老厨子朱敛的腥风血雨,唯有一座高楼屹立,比如崔东山的深潭幽幽,岸边有一本本散落在地的金色书籍。 她内心藏着一个最大的秘密,哪怕是师父陈平安,她都没有告诉。 她只要用心去看陈平安,她就会像是置身于一座小水井,仰头望去,大概是井口上摆放着一盏灯火,一团小小的光明,本该最让她这么个怕鬼怕黑的胆小鬼感到温暖和向往,可偏偏会让她在藕花福地好多次那样,抬头看着天空中的骄阳,会让她看得眼眶灼烧、泪水直流,却每次好了伤疤忘了疼,她又忍不住一直抬头去看。 当她低头望去,是井底水面上微漾的一轮明月,再下边,影影绰绰,好像游曳着存在了一条本该很可怕、却让她尤为心生亲近的蛟龙。 师父心中的这口水井,井水在往上蔓延。 可能有一天,水中明月就会与那盏井口上的灯火相逢。 裴钱在酣睡中,下意识伸手放在心口,那儿贴身藏着一只崔东山教给她的小锦囊,说是以后哪天她师父伤透了心,很生气,她就要拿出来交给师父。 ———— 陈平安一夜没睡。 临时起意,不再紫阳府逗留,要动身赶路,就让朱敛与管事知会一声,算是与吴懿打声招呼。 不曾想府主黄楮迅速赶来,竭力挽留陈平安,说是陈平安假如就这么离开紫阳府,他这个府主就可以引咎辞去了,不管如何,都要陈平安再待个一两天,他好让人带着陈平安去浏览紫阳府附近的风景。再就是告诉陈平安一个消息,元君老祖宗已经去往寒食江,但是老祖宗临行前放出话来,陈平安他们离开紫阳府之时,可以从紫气宫藏宝阁一到四楼,各自挑选一件东西,作为紫阳府的送客赠礼,若是陈平安不收下,也行,他这个府主就当着陈平安的面,挑选四件最珍贵的,当场砸烂便是。 陈平安越来越猜不出吴懿葫芦里卖什么药。 这种死皮赖脸的热情待客,太不合情理了,就算是魏檗都绝对没有这么大的面子。 陈平安自然是想要立即离开这座是非之地,管你黄楮砸不砸掉四件珍宝,前有吴懿无事献殷勤,后有萧鸾夫人夜访敲门,陈平安实在是对这座紫阳府有了心理阴影。 但是黄楮似乎早有预料,半点脸皮都不要了,也学自家老祖宗摆出一副无赖嘴脸,说我黄楮还能不能当府主,全在陈公子一念之间,难道一两天的游山玩水,让紫阳府略尽地主之谊,陈公子都不肯答应?眼睁睁看着他黄楮丢掉府主之位? 陈平安与朱敛石柔商量后,便决定以不变应万变,答应黄楮多待一天,看看附近的风景。 结果当紫阳府派了个人担任领路后,陈平安就悔青了肠子,朱敛则明显有些幸灾乐祸,没觉得是什么坏事。 原来是那位恢复雍容风范的萧鸾夫人,负责带着陈平安一行人游览山水。 陈平安硬着头皮,乘坐一艘停靠在铁券河畔的楼船,往上游驶去。 夜幕中。 一行人返回紫阳府。 吴懿站在萧鸾的住处小院,笑问道:“怎么样?” 萧鸾夫人欲言又止。 吴懿神色不悦道:“直说便是!” 萧鸾夫人叹了口气,“这一路,任由我百般暗示,之后更是坦诚相见,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思慕之情,陈平安从头到尾,都没给我好脸色,也不说话。只是在下船前,陈平安跟我说了两句话。” 吴懿好奇道:“哪两句。” 萧鸾夫人苦笑道:“第一句话,‘萧鸾夫人,你是不是存心要害死我’?” 吴懿一头雾水。 萧鸾夫人有些惴惴不安,“第二句话,陈平安说得很认真,‘你再这样纠缠,我就一拳打死你’。” 吴懿伸出两根手指,揉着太阳穴。 萧鸾夫人掩嘴娇笑,蓦然间风情流泻,然后敛了敛妩媚神色,拍了拍胸脯,轻声道:“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,所以我怕是真怕,可我还真有些不服气呢,不过我也知道,这次我注定是要与天大机缘擦肩而过了。” 萧鸾夫人毕恭毕敬向吴懿鞠躬赔罪。 吴懿斜眼瞧着萧鸾夫人,“你倒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。” 萧鸾愣了一下,一下子醒悟过来,偷偷看了眼身材高挑略显消瘦的吴懿,萧鸾赶紧收回视线,她有些难为情。 吴懿恼火道:“他陈平安就是个瞎子!” ———— 朱敛一直偷着笑,陪着陈平安站在四楼廊道。 朱敛实在忍不住笑出声,问道:“少爷,碰上这等没头没脑的艳福,作何感想?” 陈平安黑着脸道:“江湖险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