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章 新年新气象 - 剑来

第三百七十章 新年新气象

大年三十写春联换春联,灰尘药铺先前买了不少春联底子红纸,店铺大门那边一幅,铺子后边正屋偏屋三间,总计四幅春联。 陈平安,裴钱,郑大风和卢白象,各写一幅,都是按照一本购置市井的春联小折本,从上边照搬内容,没太多讲究。 陈平安写得端正,卢白象写得飘逸,郑大风写得竟然也十分不俗,裴钱自告奋勇说要写一幅,结果写得很用心,却挺遭人嫌弃,朱敛一直在那儿摇头,就连魏羡都来了句写得挺好,可惜就怕货比货。裴钱也心虚,不曾想陈平安说就这样吧,讨个喜庆而已,不用太计较字的好坏,裴钱魏羡和隋右边三人,这年货三人,负责搬凳子架梯子拿米浆,张贴春联,陈平安和郑大风在一边指手画脚,站着说话不腰疼,裴钱自认春联没写好,就一定要贴正春联,这让一心想要将功赎罪的枯瘦小丫头满头大汗,最后是隋右边要陈平安和郑大风两个人闭嘴,裴钱这才大功告成。 春字,都是陈平安写的,福字,则是郑大风写的。 朱敛都在下厨做年夜饭,忙活了将近一下午,陈平安和裴钱帮着洗菜择菜切菜,打杂帮忙,隋右边来灶房门口站了一会儿,又走了。 最后朱敛端上了一大桌子荤素搭配的丰盛年夜饭,色香味俱全,硬菜有寓意年年有余的一条红烧大鱼,主菜是一砂锅炖猪蹄膀,陈平安和裴钱用一双筷子帮着拆开。 郑大风坐在最主位上,坐北朝南,卢白象和魏羡坐在郑大风左手边,隋右边和裴钱坐在右边,裴钱偷着乐呵,说那右边姐姐坐右边,结果被隋右边拧着耳朵,立即求饶。 陈平安和朱敛坐在靠近大门那边的长凳上。 赵姓阴神死活不乐意进来占个位置,只好作罢。 桌上酒水是范家桂花岛出产的桂花酿,香气扑鼻,入口甘绵,回味无穷。 陈平安见裴钱眼馋,又忙活了大半天没歇着,想着反正桂花酿不上头也不辛辣,就给她倒了一小杯,两三口的样子,只是提醒她以后也就过年这天能够喝杯酒,如果平时胆敢偷喝,就别怪他收拾她。裴钱一顿小鸡啄米,那张微微多了些肉的黝黑脸庞上,洋溢着她这儿岁月孩子该有的天真和幸福。 在陈平安的坚持下,必须是郑大风第一个拿起筷子夹菜,其他人才能动筷子碰碗喝酒,还要郑大风举杯说点客套话,两三句意思意思就行。 把本来脸皮极厚的郑大风竟是给臊得不行,扭扭捏捏了半天,才说了些大伙儿吃好喝好、新春嘉庆万事如意的言语,裴钱抿了一小口酒桂花酿,眼睛发亮,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甘甜好喝的玩意儿?看来长大也是有些好处的,那会儿,她应该想喝酒就可以喝了吧? 饭桌上,闹哄哄的,有裴钱在很难安静吃个饭。 郑大风和陈平安都没有怎么聊骊珠洞天和龙泉小镇的事情。 郑大风更多是问了些藕花福地的奇人异事,画卷四人,对于陈平安之前的那个天下第一人丁婴,也颇有兴趣,再就是那个谪仙人姜尚真,陈平安便挑了些事情来说,直到这里,郑大风才顺势聊了些洞天福地的内幕,提及了骊珠洞天。 一般而言,十大洞天和三十六小洞天,洞天之所以为洞天,就在于灵气盎然冠绝天下,传闻洞室直达天上,皆有上古仙人或兵解、或飞升遗留下来的种种机缘,是神仙修行首选之地,事半功倍,比如桐叶宗的梧桐小洞天,就被杜懋独占,只是分一杯羹给宗门内的上五境修士。 只不过也有些例外,道祖那座与藕花福地相衔接的莲花小洞天,当然还有骊珠洞天,后者灵气自然也算充沛,不以天材地宝著称于世,真正令人垂涎的,还是小镇百姓天生卓越的修行资质,浩然天下的别处,陆地神仙下了山后,那是大海捞针一般,辛苦寻觅一棵好苗子,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,即便找到了资质好的,又未必适合收入门下,或是心性不契合师门道法,等等,兴许到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失望回山。而在骊珠洞天里边,有望跻身中五境的修道美玉,不在少数,寻常一双神仙眷侣的子嗣,都未必能够有此修行资质。 吃过这顿年夜饭,人人换了新衣衫,魏羡起先不太乐意穿新衣服,说实在不行就穿那件龙袍得了,新衣服穿着总觉得不合身,不得劲儿,给裴钱纠缠了半天,这才答应去换了身新衣新靴子。陈平安为了应景,也暂时脱下了法袍金醴,换了身裴钱和隋右边帮忙挑选的青色长衫。 陈平安给了裴钱和画卷四人人手一份压岁钱,每人一颗雪花钱,以红纸包裹。 裴钱晓得这颗神仙钱价值千两白银,欢天喜地,其余四人,都收下了,自然不会如裴钱这般心境。 在这之后就是守夜了。 最后剩下陈平安和郑大风还有裴钱,围炉而坐,坐到了天亮时分。 陈平安翘起一条腿,莲花小人儿坐在他脚背上,陈平安晃腿,它就跟着起起伏伏,小家伙乐不可支。 陈平安没敢多喝养剑葫芦里的小炼药酒,与郑大风喝了一整夜,不过是各自半斤桂花酿的分量,点到为止。 郑大风聊了许多小镇上跟陈平安差不多岁数的同龄人,马苦玄,宋集薪,赵繇,林守一,再小一点的,李宝瓶,顾璨。 说最没有想到的,还是你陈平安,不但活了下来,还能走到今天这一步。 裴钱在后半夜其实已经睡着,所以就没有听到这些关于骊珠洞天的故事,郑大风主动询问问了陈平安的本命瓷,陈平安笑着说是一件白瓷镇纸,大致是螭龙状,他当年留下了一些破碎瓷器的遗物,不多,一直偷偷撞在了泥瓶巷祖宅的墙角陶罐里头。不出意料的话,一旦烧制而成,也不会是作为御制贡品,摆放在大骊皇帝的书房案上,多半会在某个山上仙家府邸秘藏起来,因为按照剑气长城老大剑仙的说法,他陈平安本该是有地仙资质的。 郑大风没有继续说下去。 陈平安就没有让郑大风为难。 牵连太深。 恰好陈平安又拥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。 郑大风最后指了指屋外,“老赵,是骊珠洞天赵繇这一支的老祖宗,死了后给我们家老头子收拢了魂魄,半神祇半阴煞,运道好的话,就可以丢出去,一举成为大骊王朝某处山岳的神祇,不过魏檗那般一步登天,直接从小山神变成半洲之地的北岳正神,是绝对不能奢望了,不过跟顾璨他爹那样坐镇方圆千里山水气运,是有机会的。” 陈平安点头道:“猜出来了。” 齐先生曾经留下三缕春风,分别在他陈平安、赵繇和宋集薪身上。 赵繇当年没能保住那枚最珍贵的春字印,齐先生却说对此不曾失望,陈平安一开始不理解,以齐先生的性情,绝对不是因为对赵繇不曾寄予厚望,故而才不失望,事实上齐先生在赵繇和宋集薪之前,仍是更加看重赵繇一些,如今想来,其实齐先生未尝不是希望赵繇借此机会,与他这一文脉彻底撇清关系,赵繇自立门户也好,投入别家文脉道统也罢,说不定能够安安稳稳度过一生,齐先生便已是欣慰了。 陈平安自认自己做不到齐先生这般豁达。 以后读书更多,识人更多,兴许可以,可今天肯定不行。 关于杏花巷马苦玄的身份,郑大风泄露了一丝天机,说那只与马苦玄相依为命的白猫,很有来历,机缘之大,比起大隋皇子高煊的龙王篓和金色鲤鱼、阮秀腕上火龙镯子、赵繇木雕龙、顾璨小泥鳅和宋集薪的四脚蛇,有过之而无不及,只不过不同于后五者,白猫偷偷闯入骊珠洞天,只会认准马苦玄一人认主。 陈平安便说了马苦玄与他的两次厮杀,一次在家乡神仙坟,一次在彩衣国大街上。 郑大风笑得不行,没太当真,说骊珠洞天每千年五百年之类的,都会有冒出一对,要么死敌,要么挚友,后者比如大骊王朝的曹袁双璧,这一次,说不定就是你们两个了,杏花巷马苦玄,泥瓶巷陈平安。 陈平安转头望向屋外边的天色,正月初一的清晨了。 去年他在这个时候,还在藕花福地像个孤魂野鬼四处逛荡,真是恍若隔世。 裴钱醒来后,立即去了药铺外边的巷子里放爆竹,不过兴许是过了年长了一岁,乖巧得很,先问了赵氏阴神放爆竹会不会吓到它,阴神笑着说不打紧。 听着小巷那边连绵不绝的爆竹声,郑大风突然说道:“裴钱待在你身边,可以拘束着某些天性,以后离开了你,怎么办?” 陈平安想了想,“尽量在离开我之前,先教会她善恶之分,只有做到了这点,才能来谈近善去恶,不然她做什么都会迷迷糊糊。” 陈平安用脚尖在地上画了一个圈,“没有规矩不成方圆。她如今还小,在我帮她画出这个圈里边,她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但是哪件事做得出了这个圈,我就敲打一下,告诉她一些道理。慢慢来吧,不能一蹴而就。过了年,才十一虚岁的孩子,如今做得不差了。” 郑大风笑道:“能跟你比?” 陈平安微笑道:“干嘛要跟我比,裴钱就是裴钱,陈平安就是陈平安。” 郑大风感慨道:“裴钱遇到你,是她的幸运。” 陈平安转头看了眼郑大风,“你郑大风遇到我,不一样?不过是两次路过老龙城,就既当你的传道人,又当你的护道人,很累的好不好?” 郑大风啧啧道:“传道人当得还凑合,你这护道人当得可真不咋的啊。” 陈平安哈哈大笑,毫无诚意地抱拳打趣道:“见谅见谅,五境武夫,做得可不能更好了。” 郑大风翻了个白眼,自怨自艾道:“以后还怎么找媳妇呦。” 裴钱拿了个鸡毛掸子扛在肩上,说是要给那根行山杖休息休息,到了后院这边,见人就说好话,说希望老魏赶紧找到个漂亮小媳妇,希望小白下棋越来越厉害,争取当个天下第一百之类的。希望右边姐姐越来越年轻,一辈子不长皱纹哩。希望朱敛今年做出更好吃的饭菜。希望赵姓阴神爷爷境界嗖嗖嗖往上涨,以后就带她去天上玩儿。希望郑大风铺子生意兴隆。 裴钱最后希望陈平安新的一年里,财源滚滚来,挡都挡不住,金子银子宝贝们塞都塞不下。 显而易见,她在新的一年里,是再也不想当个赔钱货了。 不知是不是裴钱转运了还是如何,从一张朱敛都害怕的小乌鸦嘴,变成了金口玉开、当天灵验。 正月初一,按照宝瓶洲的风俗,扫帚倒立,不迎客不远行不劳作,只管吃喝玩乐,可是范峻茂依然在上午来到了灰尘药铺,除了询问陈平安何时再次去往云海炼化本命物外,给陈平安带来了三袋子金精铜钱,压胜、供养和迎春钱各一袋,累积三十几颗,全是大骊宋氏皇帝自己掏的腰包,而且保证之后还会继续有,因为随着大骊铁骑的马蹄南下,一路上别说是各国朝廷禁绝的淫祠,就是一些不识时务的山岳正神,一尊尊金身都可以敲碎打破,碎片用以铸造金精铜钱。 陈平安望向郑大风,后者亦是一头雾水,“跟骊珠洞天烧造本命瓷差不多,金精铜钱如今不是已经不再铸造了吗?” 范峻茂嗤笑道:“所以说这才是大骊宋氏赔罪的诚意所在,不然如何显得出大手笔?” 郑大风想了想,“除非是老头子给宋氏皇帝施压,不然大骊王朝不至于如此割肉,这些金身碎片,收藏起来,用来给未来其余三尊山岳大神涂抹金身,更加划算。” 陈平安点头赞同。 郑大风便有些疑惑,“不像是老头子的风格啊。” 范峻茂没好气道:“先前一艘从北俱芦洲往南走的跨洲渡船,本来不会在龙泉渡口停留,结果有个汉子直接从天上砸到了地上,如今西边大山那么多势力扎根,修建府邸,人多眼杂,这个消息,已经在宝瓶洲北方传开了,都知道宝瓶洲除了宋长镜,还有一位传说中的十境武夫。” 郑大风一抹脸,道:“李二无疑了,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咱们老龙城。” 范峻茂心中有数,“按照龙泉渡船的行程来算,如果愿意砸钱,快一些南下老龙城,应该就是这几天。” 郑大风掰手指计算一下,笑道:“从北俱芦洲到宝瓶洲最北方大骊王朝,再到最南边的这里,赶得挺匆忙啊,不过估摸着是老头子拦了一拦。” 郑大风轻声问道:“桐叶宗那边?” 范峻茂冷笑道:“老龙城的这些个废物地仙,哪敢跨海去桐叶洲逛荡刺探消息,本来宝瓶洲就矮人一头,桐叶宗又是桐叶洲最跋扈的山头,没谁愿意去招惹。一些个内幕,最多就只有苻家会稍微知道点,其余几大姓氏家族,关于桐叶宗那边的动静,跟瞎子差不多。不过,我估计桐叶宗那边出了大问题,不然苻家不会在大骊王朝拿出三袋子金精铜钱之外,苻畦除了那块老龙布雨佩,又拿出了一样我都想不到的东西,要我转交给陈平安,只是苻畦也说,尚需苻家祠堂商议此事,但是他会争取通过议程,陈平安何时离开老龙城,何时送到,你们两个,不妨猜猜看?” 陈平安赶紧把院子里的裴钱喊到身边,大致说了下苻家的情况,然后语重心长道:“你来猜猜看,东西往好了猜。” 裴钱认真思量了一番,怯生生道:“该不会是一件半仙兵吧?” 范峻茂顿时无言。 陈平安和郑大风相视一眼,皆大笑起来。 正月初五这天。 除了那个外乡老人待在灰尘药铺这边嗑瓜子唠嗑,裴钱陪着跟他鸡同鸭讲,一老一小,各自吹牛,两不耽误。 药铺今天又多了位客人。 一位身材矮小精壮的汉子,走入了小巷,门槛坐板凳上的老人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,可不是,眼前汉子,可比山上的玉璞境修士还稀罕多了。 画卷四人虽未亲眼见到此人,可几乎同时心生悚然,那种同为纯粹武夫之间的心生感应,后院魏羡朱敛四人,在那人缓缓走向药铺之时,就像看到了一条巨大蛟龙,硬生生挤入了一条溪涧水沟。 世间竟有这种武人? 发现陈平安和郑大风并不紧张后,画卷四人才放下心来。 魏羡手心摩挲着下巴,朱敛眼神炙热,卢白象和隋右边停下了手谈对弈,隋右边一根手指轻轻敲击着身前一颗闲余棋子。 陈平安和郑大风一起走到前边铺子。 郑大风佝偻着腰,左看右看,第一句话就是,“嫂子咋没来?” 那汉子看着郑大风,木讷脸庞上没有太多表情,“如果不是师父要我等等,这会儿已经在桐叶宗山头了。” 郑大风挠着头,不说话。 然后汉子望向陈平安,抱拳道:“陈平安,那趟出远门,一路走下来,李槐懂事多了,而且都不是一些书本上能学到的,我李二得谢你,当年齐先生教李槐教得好,齐先生走了,你也教得很好,我其实得喊你一声陈先生。今天我还得赶着去桐叶洲拆那杜懋的祖师堂,就不多聊了。反正就几句糙话,撂在这里,一般只有家里人受了欺负,我李二才出拳。但是我保证,以后你陈平安只要让人捎句话,要我李二锤谁,我立马就赶过去锤谁,皱一下眉头,我就不是李槐他爹!” 再次抱拳,李二沉声道:“走了!” 汉子就这么走了。